笔趣阁 > 玄幻魔法 > 囚山海 > 第九劫 一山之后又一山

第九劫 一山之后又一山

“雪,你在想什么呢?”羽燎看着世尘雪一直看着那些石头,心中不由得感叹:他的魅力居然还没有这些石头大!真是可悲,可叹啊!

“哦,没什么啦,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追踪而已。”现在掌控身体的自然是骚狼男孩白夕阳,知道了该怎么做才能离开,可是追踪魂魄……就连许兢都没有什么功法界技能躲过灵魂的感知。

主要是在别人的地盘上,要是在外面,就算是当着面打他两耳巴子都不知道谁打的他,实在是……又陷入泥沼中了。

“追踪吗?”羽燎倒是知道一种界技,可以隐藏自身气息,不过他也没有尝试过,

看着世尘雪苦思不得其解的忧愁模样,羽燎决定试一试,反正没什么损失不是?

说干就干,这套界技是他无意之中发现的,一直懒得学,毕竟他也不需要追踪别人不是?

他盘膝坐下,按照界技上的灵力运转路线运行,很快就找到了感觉,然后他的身体开始慢慢变淡,气息也变得可有可无,最后是完全消失了!身躯连气息一同消失,就像他从来没来过这个世界一样,没有一点记录!

“真的成功了?!”羽燎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发现连他自己都看不到,但一摸,手还在。

他很兴奋,自己终于可以帮助她了!

“试试她能不能看见。”他兴奋的缓缓向世尘雪走去,连呼吸都不敢发出声响,心怕前功尽弃。

“老白,羽燎去哪了?”许兢本来还在研究怎么样才能跟踪魂魄而不被发现呢,可突然就发现刚才坐在一旁的羽燎居然不见了?!莫非被妖怪抓走了?

“我去,羽燎呢?”白夕阳这才反应过来,赶忙查看四周,发现压根就没有羽燎的气息,连一丝气息都没有!

“不可能啊,就算是被抓走了,刚才还在这儿,至少要留下气息啊!”白夕阳和许兢皆处于震惊中,这根本说不通!

除非,羽燎这个人压根就不存在!

可他们一起经历过这么多,旁边的白石也碎了三块,难道这些都是不存在的?!

不对,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!

“羽燎!你在哪儿?!”白夕阳大叫,他还真不相信了,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消失了!

“啊!”羽燎被白夕阳的大喊吓一跳,不小心喊了出来,接着捂住嘴巴,害怕被发现,可白夕阳就像耳聋了似的,置之不理。

羽燎面色一喜,这界技还真是厉害,连声音都隐藏了!

羽燎就得意忘形了,赶忙走近世尘雪,想仔细看看世尘雪,每次都是偷偷的看,这次就能光明正大了!

走近他就高兴惨了,实在是太美了!

白皙若雪的皮肤,晶黑色闪亮的秀发,彩色的瞳眸让他不由得沉醉其中,俏丽的眉毛在他的眼里是性感的,就连鼻子都是无与伦比的精致,红润的小嘴多好看啊,味道应该不错吧。

深深的吸口气,咽了咽燥热的口水,真的好想尝尝。

不管了,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,就是干!

羽燎也是拼了,为了自己的初吻,来吧!

反正世尘雪看不见,又能奈我何?!

可就在羽燎的嘴马上恋上世尘雪的嘴时,异变突生!

羽燎被白夕阳发现了!

白夕阳看着面前这个想亲他的禽兽,实在是说不出话来,居然还有这种操作?!

可为什么会被发现呢?

这要从羽燎想亲世尘雪开始说起,羽燎的界技很强大,就算是神王级别的灵魂也没有发现他,可他实在是贪心,能近看就不错了,居然还想亲他,以至于气息紊乱,灵力不顺,运行路线也变了,所以就不攻自破了。

羽燎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真是丢人丢到粪坑里了!

“呵呵,雪啊,我这界技还行不?”事到如今,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——打死不承认!

“当然是非常好啦,能不能教教我呢?”白夕阳自然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,不过也不好拆穿他,男人嘛,都会犯点错嘛。只要知错就改就行啦。

“可以可以可以,我现在就教你。”羽燎闻言一喜,雪她没有计较,太好了!

然后开始小鸡点头,赶忙将这套界技教给白夕阳。

白夕阳和许兢一修炼就陷入震惊中不可自拔,紧接着就是沉思,如此顶级的界技居然会在凡界出现,难道这方世界是圣人所造?!

无阶界技!而且是无阶古级,哪个神纪元愿意丢掉?恐怕也只有圣人不在意耳。

白夕阳很快就学会了,这份界技很奇怪,虽然是无阶界技,但修炼起来并不难,应该是残篇。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