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校园全能王牌少女 > 第1149章 我会要你负责4300字

第1149章 我会要你负责4300字

他轻轻地摇了摇她:“醒醒。”

不是闹着要到他家里吗,怎么这会儿睡着了?

宋佳人侧着头靠在他的肩上,被他轻轻地摇了一下,顿时就醒了,她睁开眼迷糊地看着他,一时间有些分不清状况,一会儿她皱眉:“这是哪?”

“我家。”陈明有些没有好气地说:“如果你想回去,现在还是可以送你回去的。”

宋佳人盯着他,直勾勾地看,大概是因为车里全是酒精的味道,又大概是本来他就很热,他这样地被她看着,脸上竟然热得要命,像是着了火一样。

而此时,他竟然有些紧张。

宋佳人又把头靠在他的肩上,喃喃地说:“我累了,想睡觉。”

陈明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一手打开车门一手扶着她,才下车她就闹着要抱。

这是陈明单位分的居室,四周来往的都是同事啥的,现在也不是很晚,来来往往的都是人,只要被一个人看见,以后大概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他有些犹豫,又有些来自直男的抗拒。

但是宋佳人是不允许他犹豫和拒绝的,她喝多了,这阵子又是被周云琛宠成了公主,这会儿公主病就犯了,大冷天的她直接就把高跟鞋给踢了,光着脚丫子站在那里,“抱我。”

陈明气死了,“你不冷吗?”

他弯腰把她的鞋子给捡起来想要给她穿上,她任性地不穿,他没有办法只得伸手把她抱了起来,打横地抱着,一手拎着她的高跟鞋,朝着电梯走。

这下,宋佳人满意了,一手揽着他的脖子挂着,那只手也不安分,轻轻地摸着他后颈剪得很短的头发……陈明低头,眸色慢慢地变深,静静地注视她。

这时,他分不晴她是真醉了还是假的,可是他也不想知道了。

到了电梯口,他抱着她,谁也没有说话,一会儿电梯叮地一声响了,里面走出一个十分体面的中年男人。

陈明倒抽一口气。

不是旁人,算是他的上司。

那人姓李,半夜出去打牌应酬,没有想到会撞见这个,正要呵呵地取笑陈明这个木头一下,再一看他就把话咽了下去,因为陈明抱着的女人不是旁人,正是周云琛的妹子。

这可不得了啊,周云琛是什么身份谁都是知道的,陈明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?

那人的目光再看过去,陈明就更不自在了,进了电梯点了下头。

等电梯合上,这位李局还在云里雾里,半响他一拍大腿:这事儿得问问周先生啊,正愁没有机会露个脸呢,现在涉及到他妹子的人身安全,不得问一问啊,只能对不起陈明了,那姑娘一身的酒气,想也知道是喝多了,万一人醒了后悔怎么办?

于是这位老李就很热心地把电话打到了周云琛那里,此时周云琛正醉得和一只猪一样,而且回家后也不老实……沈从文才生完了孩子两个月,他又是很久没有亲近她了,今晚趁着些酒意就不老实起来,死皮赖脸地缠着太太。

就在这时候,姓李的这个不识趣儿的电话打过来了,周云琛不想理,但是手机持续不断地响,沈从文把他的头发揪了,“快接电话,说不定是朵朵打过来的。”

周云琛又盯着她半响,无奈地翻身到一旁,从裤子口袋里摸出手机,合着眼说话:

“我是周云琛。”

那边的李姓十分兴奋,“那个我是小李啊,我刚才看见了佳人小姐和陈明在一起,她似乎是喝醉了,陈明把她带回家,我想着是不是报备一下。”

周云琛是个男人,平时的脾气也不是特别地好,这个时候了这狗屁倒灶的事情还找上他,他简直是想骂人,但是身在其位骂人是不能骂的,他只是揉着眼皮,轻声开口:“她已经快三十了,也得有自己的生活是不是?小李,不是看着一对男女在一起就要报备的,是不是?”

那边的小李顿时就没有了舌头,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半响才讪讪地说不早了,灰溜溜的。

这边,周云琛被这么地一搅和,没有了心情,躺着不想起来只一个劲地揉着头。

沈从文过去,替他按着,轻声问:“怎么了?是朵朵?”

他嗯了一声:“除了她还有谁,她大概喝多了,和陈明又搞到一起去了。”

沈从文笑出声来,“你如果不中意陈明,怎么不一个电话命令他把朵朵送回来?”

周云琛看了看太太一眼,随后便更无奈了,“不是都说了,她都快三十了,要有自己的生活,再说他们就算是不成,她也不吃亏。”

沈从文睨他一眼:“有你这样当哥哥的么,未免太大方了。”

周云琛合眼笑,把她伸手拉着在自己身边,随后又侧了身子问:“宝宝还好吗,白天闹不闹你?”

他说得温柔动人,即使是在他喝醉的时候。

沈从文的声音也放得温柔了:“很乖,白天我妈过来帮我带了大半天,她可喜欢宝宝了。”

“我儿子,能不喜欢吗?”周云琛双手枕在脑后,随后就不出声了,有些静静地发呆。

沈从文知道他又在想那些事情了,轻咳一声:“一天天地想,累不累啊。”

周云琛笑笑:“哪能不想?”

他叹息一声:“闵辛这个老东西分明就是不想干了,说腿伤,其实多半是夸张的。”

沈从文震惊了:‘还能这样?’

周云琛冷笑:“他们个个是老狐狸的,你以为你老公很精明厉害了,和他们比早着呢,你看着吧,王竞尧也盯着我这块肉呢,觉得我行了他马上就要生病了。”

沈从文顿时就心疼得不行,周云琛又拉着她的手,“你看看我头顶都要秃了。”

“没有啊,头发还是很浓密的。”沈从文奇道。

周云琛不管,“反正很快就要秃顶了,所以从文你要对我好一点儿。”

沈从文一时间有些无语。

一个大男人,现在学会了和老婆撒娇是什么毛病。

她又想说什么,却发现他睡着了,不禁又有些心疼,她心里知道不光是喝酒,还有就是累的,这位置哪里好坐,怪不得之前他不肯,安西也不太赞同他去。

但现在,好像也没有回头路了……

Copyright@2020